安分守己就是永久的等待 我试着越界来实现物质上的突破

  • 发布时间:
  • 故事来源:供稿人spa自述[真实]
  • 文章作者:淡蓝玫瑰纪实网站编辑[原创]
  • 阅读量:1483
  • 标签:

对于86年的莆田女生来说,我对重男轻女毒瘤深恶痛绝。尽管家里的男丁是哥哥,但父母的溺爱和偏袒依然不加掩饰。虽然家人关系亲密和谐,不过我初中毕业后,父母就一直处心积虑的寻思着怎么把我嫁个有钱人家。

我对家乡的男人不感冒,可能是心里始终怀揣着偶像梦,也可能是我的眼光确实比别的同龄女孩要高。彼时还未满18周岁,可上门说亲的隔三差五就来,为了逃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陋习,我在家闲呆了一年后,就跟着姑姑去了厦门打工。

来到经济发达思想开放的地方感觉真好,这里的一切都好像是梦里的样子,只是高消费水平限制了我想和城里女孩一样肆无忌惮追求快乐与美的念头。姑姑是在一家制衣厂上班,我也得跟着她干同样的活,每个月她一千五,我只有一千块左右。因为是计件拿工资,勤奋又熟练的老员工往往是新手的两倍工资还多。

这点收入也就只能住在城中村简陋的单间,吃的用的也都得尽量省着,因为我顶着父母的强烈反对跑到外面去打工,不能只养活自己,还必须得给家里寄钱。因此刚去厦门的那很长一段时间几乎跟在家里一样还是压抑的,没有融入到城市五彩斑斓的夜生活,甚至连白天的咖啡和奶茶都没有喝过。


在一起上班的女同事也有和我一般年龄偏小的,她们都是家里面的乖乖女,未到适婚年龄打工挣钱,年龄一到就回家结婚生小孩。我们好像都命中注定好了只能安分守己的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而默默无闻的消耗着自己宝贵的青春。但骨子里我还是觉得我和厂里的几十上百位女生都有着区别,首先就起码的身高身形就甚至能用鹤立鸡群来形容。父母个子都不高,而我却有近1米7的身高,跟我哥相差无几,这让很多熟悉我的人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从小就对自己的外貌挺满意的,特别是身材,苗条、瘦高、匀称,这些女孩子梦寐以求的标签已经从童年陪伴着我到了青春后期。正因为如此,我才怀揣着明星梦并不愿和我妈那样二十几岁就嫁人,然后就是无休止的农村劳动。

对于女孩子来说,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出众的外形都会像那招蜂引蝶的鲜艳花朵一样璀璨夺目。从学校到工厂,追求我的男生起码抠手指是数不过来的。可能在背地里那些无聊又寂寞的单身汉很喜欢议论我,因此在上班和生活的片区内还成了小有名气的红人,甚至还有社会上的杀马特青年慕名前来搭讪。不得不说,我多少有些享受被人追捧的虚荣,但我很讨厌这些人称呼我为“厂妹”、“厂花”,这样的名字和我的明星梦相比多少有些下流。


来厦门打工转眼就过了两年,除了工资涨到近两千,其它依然按部就班的普普通通将就着。这期间也交往过男友,都是在别的地方上班的男人,有一位还是本地人,但家里条件似乎一般般。在我还没有产生依赖男人心理的年纪,某些男的居然还要我接济着抽烟喝酒钱,这彻底颠覆了我对爱情的向往。

在谈恋爱方面只有我甩别人的份,可能我遇见的都还不足够优秀,他们无法让我到死心塌地的地步。也可能所有男人都一样,都是没到手的时候死缠烂打,为了打动女人连亲爹亲妈都抛诸脑后,而一旦到手了,玩玩腻了,就都变得无所谓了。

生活工作上的将就和感情上的小挫折越发令我厌倦过去的这一切,我想活出自我,想要突破约束去寻找内心真正想要的活法。我知道物质是一切的基础,我得变得更优秀才行。

而现在,只有永久的等待。我渴望改变,首先从丢掉这份循规蹈矩、安分守己的工作开始,我试着大胆越界来实现物质层面的更上一层楼。

所以后来我做了美发行业,再进入了美容院,最后在一家不正规的按摩店成了红牌女技师。



猜你想看

高级女技师真正首秀 一眨眼功夫客人就完事了

上次那位老头还真是对我情有独钟,连出差去福州也要带上我。这换一般的客人老板是肯定不会同意的,我也会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不过这位财主可不一般,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好人,不仅出手阔绰,

202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