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心仪的女技师去给客人做双飞桑拿项目 心里不是滋味

  • 发布时间:
  • 故事来源:供稿人spa自述[真实]
  • 文章作者:淡蓝玫瑰纪实网站编辑[原创]
  • 阅读量:4577
  • 标签:

我们这桑拿房总共有8间,每一间大小都差不多,面积不算大,和酒店普通客房差不多,20平米左右。我晚上也固定睡在一间,本来自己的床单被褥可以跟浴巾、毛巾一起给清洁公司洗,但我嫌他们脏,都是自己定期洗。

现在是我一个服务生固定上晚班,要凌晨两点后才下班睡,到上午才醒来。下班以后,整个桑拿楼层阴森森的,偌大的地方只有我一个男人,偶尔多的时候有四位技师姐姐在她们休息区的套房睡,少的时候可能一两位,若是没客人,她们可能12点就睡了,反正有客人来,我会去叫醒她们。除过声音很小的背景音乐24小时播放着,这里就没一点响动。虽然我已经能驾轻就熟的在伸手隐约见到五指的环境下穿行,也习惯了面对黑暗,但有时候还是会有一点点害怕。没有人不怕鬼,半夜在这样的地方待着,很容易就回想起小时候看的鬼片里面的画面,然后那些惊悚的镜头就挥之不去。我走在桑拿房冗长的过道中,不得不强迫自己猛地回头一看,只有确认没有异常才能镇静住急乱的心律,但起鸡皮疙瘩依然是偶尔的事。我确实很怕鬼,我唯独不怕衣着清凉的女鬼,因为印象中电影里的女鬼形象都是冷艳的,一席乌黑长发过腰,薄纱白衣随风飘飘,纤细的身材感觉很容易扑倒。我真是青春期精力太过旺盛,一想到女人就亢奋,连鬼都不怕了。我真的祈祷过,我说,如果这里有鬼,希望都是艳鬼。


想象力丰富也算是我的一个毛病,每次在桑拿房淋浴间里洗澡,洗头的时候睁不开眼,脑子里就控制不住的想象头顶有鬼脸,顶着惊恐情绪被水冲刷着容易喘不过气来,只想快点把洗发水冲干净,然后立马双手擦拭一把脸,把水珠抹掉,再四面八方探望一遍,确认只是幻觉后,才敢继续洗。虽说房间不大,但淋浴间算是很大的,这里能放下一张水磨床。睁着眼洗澡,我的目光总是移不开此时立放着的质地柔软的水磨床。水磨床是桑拿、洗浴、水疗场所特殊服务的代表性载体之一,原本冷冰冰的充气水床,因为承载了风情万种女人的香艳画面,它就好像一面正在回放的监控显示屏一样,令我看着热血沸腾。女技师服务时,只需放平,它立刻就成了翻云覆雨的温床。我知道技师姐姐们会身体光溜溜的,把自己也用按摩油涂抹的滑滑的,与客人在这上面摩擦打滚。每当想到如此刺激的场景,我就什么都不怕了。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和女人缠绵,哪怕她丑一点、胖一点、年龄大一点。如果能在奢侈一点,我希望那个女人是10号。


第一眼见到10号时,她就已经是桑拿小姐了,我很清楚她在房间里都和来来往往的陌生大叔做了些什么,因为我把看见的、听见的、想到的关于桑拿服务的零散碎片拼凑在一起,幻想她也那样伺候我无数回了。也不知道她究竟下海做了多少年,不过我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她依然是我心仪的姑娘。刚从书本散文里窜出来的年轻人越发能感受到现实社会的残酷,我一个上过高中的大老爷们都想找出卖身体赚大钱的行当,何况一个书读的少的弱女子。再说,不是每个女孩都有做小姐的条件。我想,我和她至少在外形上是挺适合组CP的。

客人指定10号或是排班排到10号,我去请她,都是平常心。甚至为她受欢迎,为她多赚钱而感到高兴。我想她现在肯定能得心应手的对付各种男人,一躺着很快就把别人几天的工资赚到手了,既能让家人日子过得好些,也可以令自己在物质方面任性些,没什么不对。但有一次,我去叫她,心里还真是有点不是滋味。

那天下午,大厅这边人比较多,经理在,师傅也还在上班,旁边屋子里老板和几个朋友在打牌。我精神抖擞的守在电梯口。“叮咚”,来客了,电梯门一开,哇塞,好大一只啊!一位高大肥胖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年龄也不大,头发修剪的显精神,西装革履,皮鞋擦得特别亮,手上拎个皮包,一看就是个大款。我赶忙问好,然后一路边走边介绍,先引着他去桑拿房再详聊。客人豪爽,没费口舌,直接点了个全套。技师她也懒得一个一个带过来看,只是请求我安排一位漂亮的。我连连点头,说:“好的,先生,包在我身上。”

把门带上,我径直去了技师房,就按照排班表安排,是轮到9号上钟。很快,我带着9号去敲门。OK,没问题。9号身上一个优点就是用心、敬业,每次从休息中醒来接客都要先刷牙、洗脸、洗澡,趁这个间隙,我麻利的把盛着用品的盘子也端过来了。人送进去了,我慢悠悠的回到大厅,不一会儿9号就打电话到前台告知开始计时。我依然在电梯边站岗,老板和经理都在,不敢有一丝懈怠。约半小时后,前台又来电话了,还是9号。原来她争取到客人升级消费了,给营销了个“双飞”服务项目,这是咱们桑拿中心最顶级的享受了。“双飞”顾名思义,就是两位女技师在规定时间内,听他指挥、任凭他处置。


9号自然是推荐了好姐妹10号。这样,两个人今天的营收报表是不会难看了。电话一挂断,师傅立马感叹了一声:“这胖子厉害!”,然后示意我去叫人。我迈着沉重的步伐再次走向技师房,心里面莫名其妙的有一点难受。我在想,这胖子的体重和体积是她们俩之和,又是个喜欢玩另类、刺激的主,会不会到时把我心爱的娇小软妹10号给弄伤了。也在想,她会不会到时很难堪?要在好姐妹面前相互配合做那种事,心理会不会崩溃?毕竟这是我上班以来,第一次安排双飞。

想着想着就走到技师房门口了,我强忍着失落,挤出一丝笑容,照往常那样走了进去。“10号,你快点给我出来,跟我走”。“凶巴巴的,你信不信我一脚踹死你?”她能跟我轻松的开玩笑,还是有点高兴的。我接着说:“9号那个客人要你一起啊。”她没在说话,很认真的在镜子面前整理头发和衣服。我站在门口没动,隔着老远,告诉她是哪个房间,然后转身就走了。回到岗位上,正对着锁起来的那扇玻璃门笔直的站着。不一会儿,她从玻璃门另一面的包厢过道穿过,走向桑拿房,不到一秒钟就从我眼前消失。我正视着,算是目送。

我不知道她以前有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看样子她心里是有底的。我心仪的女孩要去赴闺蜜的淫乱派对,这是我心里不是滋味的一个痛点。我想到的是,她会不会本就是那种淫荡的女人?多年以后,她金盆洗手了,会不会还对这些画面耿耿于怀?可能是我过于传统了,是我对女人有偏见了,是我太大男子主义了,是我自作多情了。我就不应该心情失落,更不应该去想象用稚嫩的肩膀去护住心有猛虎的女人。



猜你想看

赣州女子会所在职技师回忆给夫妻做spa经历 美女私约动了情

这段记忆封存在内心久久不能弥散,我现在还不确定当时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一年后的今天,当我从事按摩师职业两年后,服务过的女性顾客数不胜数,她们中有年轻时尚的、有风韵犹存的……这些

2020-05-14

男技师在赣州五星级酒店给熟女做spa 被骂得狗血淋头

来赣州市这边上班也有些时日了,那天晚上是第一次上门给客户做spa。之前在别的地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一直都很稳,没有出过任何岔子。即使也有女客户在按摩服务结束后向客服表达不满,

2020-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