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接客 结果把人吓跑了

  • 发布时间:
  • 故事来源:供稿人spa自述[真实]
  • 文章作者:淡蓝玫瑰纪实网站编辑[原创]
  • 阅读量:1611
  • 标签:

桑拿部女技师人数固定,这是根据多年经营总结出来的科学数据,固定7位/8位是效率最高的。如此一来,每位女孩的平均收入都有保障,顾客的等待时间也在能接受范围,还有,小姐房、桑拿房的容量也刚好合适。但是,我还没把全部美女都见上一面。因为是轮休制,而且还有人请长假,现在,白天只有三、四位技师在,晚上再来两位,到晚上00点,白天的其中一位要下班回家。

反正这两天也习惯了,至少不会见到职业美女就那么激动了。大家都是同事,有的姐姐比较外向,会主动打招呼,有的总是低着头,都不看我,我也就不好打扰。所有的幕后对女技师的支持工作,我基本掌握了,就差亲自上阵面对客户推介服务。而且这一环很重要,口才好、说话溜、给人感觉好的小弟,往往能在客人见到技师前就确定好最高项目。

前面都是师傅一个人进包厢去给客人介绍项目,我则在布草房准备桑拿用品,准备完红酒、跳跳糖、冰块等,然后再去技师房叫号码。

技师房是一个鼻子的嗅觉与大脑的味觉反差极大的地方。我那时还是懵懂少年,对男女之事充满了遐想,而她们又都是穿着、相貌、身材都弥漫着青春荷尔蒙味道的女人,只要稍微一想象,大脑就会极度兴奋,只要在幽暗狭窄的走廊擦肩而过,整个空气都是浓厚的女人味。而当我走进她们的休息区,臭烘烘的气流便扑鼻而来,那种臭味似曾相识,比在学校十个男同学住15平方米并排两列上下铺的宿舍还要臭。我想起了女班主任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拿手电筒快速每个床头照一遍就赶紧撤的无奈画面。现在我走进技师房,看着满地垃圾,垃圾桶溢出的一次性餐盒,还有沙发、床上、地上乱丢乱放的衣物,整个脏乱差的场面,和她们的青春肉体形成强烈反差。最难忍受的是那种无法形容的臭味,而她们可能住习惯了才浑然不觉,就像我曾经也很难理解班主任为什么每次都要这么夸张的的表情进我们宿舍。


这次我要参与酒店桑拿部服务生工作的全部流程环节。“叮咚”,声音很脆,穿透力很强,来客了。虽然是白天,我们前台、大厅,依然黑乎乎的,稍比晚上,能看见人脸而已。刚好,我就站在电梯口附近,立马走了几步过去,并挺直了要背恭候着。

电梯门一开,一位面庞清瘦的大叔映入眼帘,他比我高一点点,脚下穿着的是一双拖鞋。

“您好,是要做桑拿吗”?

“是”。

“您里面请”。我独自引领他绕进了桑拿客房。走路的姿态还是有点紧张,好在没有灯光,应该看不出来。我知道师傅很快会赶过来,我本希望自己应对,此刻却有意无意的拖延时间,以便师傅过来解围。

本来电梯口侧面一道玻璃门可以直接通往桑拿房,但是为了在遇检查时有足够的处置时间,经理就把门给锁上了,所以现在要先面向大厅走几米,再从过道绕一圈,绕到后面才是桑拿房,就是一个“回”字型的整体布局,总过需要迂回二十米以上。大厅的另一面是前台,而前台的功能主要是收银,服务结束了,客人过来付款买单。其实很多时候,客人是直接把钱给技师了,一般只有老顾客会偶尔到收银这边和工作人员聊几句。

果然,刚把客人迎进门,我还没开口说话,师傅就现身了。这次是头一次来我们在的生客,因为他和我师傅也互相不认识。师傅先是聊了点别的话题来活跃气氛,他问客人,外面天气是否炎热、吃饭了没有…等。客人随便应和了一下。然后我们俩有点抢着介绍服务的意味,我只是想证明自己也可以介绍得来,就没有去顾及客人与同事的感受。

客人很干脆,直接就选了价格最高的服务,但要挑一下小妹。我们这里的规矩是,老顾客可以点号码,点钟最多的肯定就是红牌;第一次来的且不挑技师的,就根据当天排班表轮流排号;有的客人没有熟悉的技师,但要求挑感觉最好的,就一个一个带到房间看一遍。我立马去技师房带美女过来,根据规矩,这次应当是按排班表依次带女孩亮相。

我进去她们的休息区,看到有在床上盖着被子睡的,有在沙发上躺着的,还有在吃盒饭的。我念了一下号码:“4号”。声音好像有点小,只有吃饭的和在照镜子的两位女孩有反应。照镜子的美女看了我一眼赶紧起身换衣服,而吃饭的那位直勾勾的盯着我,一脸迷惑。

我走出门口等候着,很快她就换装完成,也走了出来。当时那是真叫一个辣眼睛,她画风大变,穿了高跟鞋,外面披的是灰白色镂空薄纱裙,黑色的文胸和黑色的内裤清晰可见,关键是她胸部还很饱满,不能说很大,但是很挺、很有立体感,文胸遮不住的地方,娇嫩白皙的皮肤就这样暴露在我眼前,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只是,她这样打扮,我看上去有点别扭,她很年轻,脸蛋很正,长发飘飘,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现在好了,要性感,脸上却又透露不出妩媚的气质,要清纯,却又袒胸露乳、衣品低俗。


我只是心里这样想着,嘴巴跟她一样一直紧闭着。这是第一次见到她,身材、脸蛋、皮肤包括年龄都很有优势,身高约一米六,标准的江南软妹子玲珑身段。如果要在她们之间排序的话,她会是我心目中当之无愧的红牌。她有点内向,似乎还有点自卑,她始终不敢抬头正视我。

很快,我领着她到了客房,门就让它打开着,里面现在挤了总共四个人。客人坐在沙发上,我们三站着。这会,我又忍不住抢着和师傅一起推介身旁的这位美女同事了。师傅夸她温柔体贴而且活还好,她立马拍了师傅屁股一下,看来他们关系比较熟了。有样学样,我接着补充:“这皮肤吹弹可破,很年轻很干净,胸很大而且手感很好”。

话音刚落,发觉客人表情有点迷茫了,他左顾右盼,一会看看女孩,一会又低头盯着我的运动鞋,总之就是缺乏安全感、眼神找不到安稳归宿的表现,而一开始还觉得客人坐着是悠闲、从容的。女孩则依然低着头沉默不语,好像没听到我对她的下流赞美之词一样。不一会儿,他起身站着犹豫了起来,他肯定在纠结,他一定喜欢这位女技师,但被我们这一乱说一通,他有点不好意思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离开,他很慌乱的走了,只留下一句改天再过来。我相信此言不虚,因为身旁的这位美女具备足够的吸引力。可眼下的结果是煮好的鸭汤被我打砸了。

事后师傅客气的数落了我。他说:“客人过来玩,神经是很紧张的,怕被查,怕被老婆跟踪…,所以内心很没安全感。之所以要播放舒缓的音乐,还把整个楼层的灯光布置的这么暗,目的都是为了缓和客人的不安情绪。在房间里介绍的时候,要么你开口,要么我开口,不能两个人抢着说,这样十个客人有九个都要被你吓跑了”。

我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桑拿房内接待客人,确实没经验。不过,你看他穿着拖鞋,整体着装也不像有钱人,是不是消费意愿和能力本来就不强呢?”

师傅:“你以为啊!这厦门本地人,听口音就很明显。别看穿着邋遢,没准是个土豪。厦门以前穷的时候,家家靠海为生,每天都出海打鱼捉虾捞螃蟹养家糊口,养成了穿拖鞋的习惯。现在厦门岛内那些五星级酒店、五星级饭店进进出出的很多也穿着拖鞋,可那都是真正的有钱人啊”!

“还有啊,你人都排错了,本来应该4号第一个上的,10号是排在最后面的,你这个下次一定要认真,不然她们会很有情绪的”。

我一脸懵逼,又似乎醒悟了过来,连忙点了点头:“哦,哦,下次一定注意”。

原来她是10号,可我叫的明明是4号,可能她听错了,难怪正吃饭的8号会诧异的看着我,8号才是明白人。我印象中4号的确是另一位,可那时反应不过来,加上10号立马就做出了准备的动作,所以就没在怀疑了。不过,反正一场空,没影响4号睡觉也是好事。



猜你想看

赣州女子会所在职技师回忆给夫妻做spa经历 美女私约动了情

这段记忆封存在内心久久不能弥散,我现在还不确定当时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一年后的今天,当我从事按摩师职业两年后,服务过的女性顾客数不胜数,她们中有年轻时尚的、有风韵犹存的……这些

2020-05-14

男技师在赣州五星级酒店给熟女做spa 被骂得狗血淋头

来赣州市这边上班也有些时日了,那天晚上是第一次上门给客户做spa。之前在别的地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一直都很稳,没有出过任何岔子。即使也有女客户在按摩服务结束后向客服表达不满,

2020-05-15